蠻書卷七 雲南管內物產第七

 二维码 6
发表时间:2021-08-15 01:43作者:嘻游大理来源:嘻游大理网址:http://www.tsieina.com

蠻書卷七 雲南管內物產第七 (唐)樊绰

從曲、靖州已南,滇池已西,土俗唯業水田。種麻豆黍稷,不過町疃。水田每年(一)[二]熟。從八月穫稻,至十一月十二月之交,便於稻田種大麥,三月四月卽熟。收大麥後,還種粳稻。小麥卽於岡陵種之,十二月下旬已抽節如三月,小麥與大麥同時收刈。其小麥麪軟泥少味。大麥多以為麨,別無他用。醞酒以稻米為麴者,酒味酸敗。每耕田用三尺犂,格長丈餘,兩牛相去七八尺,一佃人前牽牛,一佃人持按犂轅,一佃人秉耒。蠻治山田,殊爲精好。悉被城鎮蠻將差蠻官遍令監守催促。如監守蠻乞酒飯者,察之,杖下捶死。每一佃(人)[區],佃疆畛連延或三十里。澆田皆用源泉,水旱無損。收刈已畢,蠻官據佃人家口數目,支給禾稻,其餘悉輸官。

蠻地無桑,悉養柘蠶遶樹。村邑人家柘林多者數頃,聳幹數丈。二月初蠶已生,三月中繭出。抽絲法稍異中土。精者為紡絲綾,亦織為錦及絹。其紡絲入朱紫以為上服。錦文頗有密緻奇采。蠻及家口悉不許為衣服。其絹極麄,原(細)[絲]入色,製如衾被,庶賤男女,許以披之。亦有刺繡。蠻王幷清平官禮衣悉服錦繡,皆上綴波羅皮。俗不解織綾羅。

自大和三年蠻賊寇西川,虜掠巧兒及女工非少,如今悉解織綾羅也。

自銀生城、柘南城、尋傳、祁鮮已西,蕃蠻種並不養蠶,唯收娑羅樹子破其殼,其中白如柳絮。紉為絲,織為方幅,裁之為籠段。男子婦女通服之。驃國、彌臣、彌諾,悉皆披娑羅籠段。

其鹽出處甚多,煎煮則少。安寧城中皆石鹽井,深八十尺。城外又有四井,勸百姓自煎。

天寶八載,玄宗委特進何履光統領十道兵馬,從安南進軍伐蠻國。十載已收復安寧城並馬援銅柱,本定疆界在安寧,去交趾四十八日程,安寧郡也。何履光本是邕管貴州人,舊嘗任交、容、廣三州節度。天寶十五載,方收蠻王所坐大和城之次,屬安祿山造逆,奉玄宗詔旨,將兵赴西川,遂寢其收復。

升麻、通海已來,諸爨蠻皆食安寧井鹽。唯有覽賧城內郞井鹽潔白味美,惟南詔一家所食取足外,輒移竈緘閉其井。瀘南有美井鹽,河賧、白崖、雲南已來供食。昆明城有大鹽池,比陷吐蕃。蕃中不解煮法,以鹹池水沃柴上,以火焚柴成炭,卽於炭上掠取鹽也。貞元十年春,南詔收昆明城,今鹽池屬南詔,蠻官煮之,如漢法也。東蠻、磨些蠻諸蕃部落共食龍佉河水,中有鹽井兩所。劍尋東南有傍彌潛井、沙追井,西北有若耶井、諱溺井。劍川有細諾鄧井。麗水城有羅苴井。長傍諸山皆有鹽井,當土諸蠻自食,無榷稅。蠻法煮鹽,咸有法令。顆鹽每[顆]約一兩二兩,有交易卽以顆計之。

茶出銀生城界諸山,散收無採造法。蒙舍蠻以椒薑桂和烹而飲之。

荔枝、檳榔、訶黎勒、椰子、桄榔等諸樹,永昌、麗水、長傍、金山並有之。

甘橘大釐城有之,其味甚酸。穹賧有橘大如覆杯。

麗水城又出波羅密果,大者若漢城甜瓜,引蔓如蘿蔔,十一月十二月熟。皮如蓮房,子處割之,色微紅,似甜瓜,香可食。或云此卽思難也。南蠻以此果為珍好。祿□(上日下斗)江左右亦有波羅密果,樹高數十丈,大數圍,生子,味極酸。蒙舍、永昌亦有此果,大如甜瓜,小者似橙柚,割食不酸,卽無香味。土俗或呼為長傍果,或呼為思漏果,亦呼思難果。

其次有雄黃,蒙舍川所出。

靑木香,永昌所出,其山名靑木香山,在永昌南三月日程。

濩歌諾木,麗水山谷出。大者如臂,小者如三指,割之色如黃蘗。土人及[河]賧蠻皆寸截之。丈夫婦人久患腰脚者,浸酒服之,立見效驗。

藤䕳生永昌、河賧。緣彼處無竹根,以藤漬經數月,色光赤,彼土尚之。

孟灘竹,長傍出。其竹節度三尺,柔細可為索,亦以皮為麻。

野桑木,永昌已西諸山谷有之,生於石上。及時月擇可為弓材者,先截其上,然後中割之,兩向屈令至地,候木性定,斷取為弓。不施筋漆,而勁利過於筋弓。蠻中謂之䐜弓者是也。

生金,出金山及長傍諸山,藤充北金寶山。土人取法,春冬間先於山上掘坑,深丈餘,闊數十步。夏月水潦降時,添其泥土入坑,卽於添土之所沙石中披揀。有得片塊,大者重一觔,或至二觔,小者三兩五兩,價貴於麩金數倍。然以蠻法嚴峻,納官十分之七八,其餘許歸私。如不輸官,許遞相告。麩金出麗水,盛沙淘汰取之,(沙)[河]賧法,男女犯罪,多送麗水淘金。長傍川界三面山並出金,部落百姓悉納金,無別稅役徵徭。

銀,會同川銀山出,錫、瑟瑟,山中出。禁戢甚嚴。

琥珀,永昌城界西去十八日程琥珀山掘之,去松林甚遠。片塊大重二十餘斤。貞元十年,南詔蒙異牟尋進獻一塊,大者重二十六斤,當日以為罕有也。

馬出越賧,川東面一帶崗西向,地勢漸下,乍起伏如畦畛者,有泉地美草,宜馬。初生如羊羔,一年後紐莎為攏頭縻繫之。三年內飼以米清粥汁。四五年稍大,六七年方成就。尾高,尤善馳驟,日行數百里。本種多驄,故代稱越賧驄。近年以白為良。藤充及申賧亦出馬,次賧、滇池尤佳。東爨烏蠻中亦有馬,比於越賧皆少。一切野放,不置槽櫪。唯陽苴哶及大釐、邆川各有槽櫪,餵馬數百匹。

犀出越賧,高(麗其)[黎共]人以陷阱取之。每殺之時,天雨震雷暴作。尋傳川界、穀弄川界亦出犀皮。蠻排甲幷馬統備馬騎甲仗,多用犀革,亦雜用牛皮。負排羅苴已下,未得繫金佉苴者,悉用犀革為佉苴,皆朱漆之。

大蟲,南詔所披皮,赤黑文深,炳然可愛。云大蟲在高山窮谷者則佳,如在平川,文淺不任用。

麝香出永昌及南詔諸山,土人皆以交易貨幣。

沙牛,雲南及西爨故地並只生沙牛,倶緣地多瘴,草深肥,牛更蕃生犢子。天寶中一家便有數十頭。通海已南多野水牛,或一千二千為羣。彌諾江已西出犛牛。開南已南養(處)[象],大於水牛,一家數頭養之,代牛耕也。

鹿,傍西洱河諸山皆有鹿。龍尾城東北息龍山,南詔養鹿處,要則取之。覽賧有織和川及鹿川,龍足鹿白晝三十五十,羣行齧草。

鯽魚,蒙舍池鯽魚大者重五斤。西洱河及昆池之南接滇池,冬月,魚、鴈、〔鴨、〕丰雉、水扎鳥遍於野中水際。

大雞,永昌雲南出,重十餘斤。觜距勁利,能取鸇、鰐、鵲、鳧、鴿、鴝鵒之類。

象,開南已南多有之。或捉得人家多養之,以代耕田也。

猪、羊、貓、犬、騾、驢、豹、兔、鵝、鴨,諸山及人家悉有之。但食之與中土稍異。蠻不待烹熟,皆半生而喫之。

大羊,多從西羌、鐵橋接吐蕃界三千二千口將來博易。

鐸鞘,狀如刀戟殘刃。積年埋在高土中,亦有孔穴,傍透朱笴。出麗水。裝以金弩鐵簜,所指無不洞也。南詔尤所寶重。以名字呼者有六:一曰祿婆摩求,二曰虧雲孚,三曰鐸,四曰鐸摩那,五曰同鐸。昔時越析詔于贈有天降鐸鞘,後部落破敗,盛羅皮得之。今南詔蠻王出軍,手中雙執者是也。貞元十年,使清平官尹輔酋入朝,獻其一。

鬱刀,次於鐸鞘。造法用毒藥蟲魚之類,又淬以白馬血,經十數年乃用。中人肌卽死。俗秘其法,麤問得其由。

南詔劍。使人用劍,不問貴賤,劍不離身。造劍法,鍛生鐵,取迸汁,如是者數次,烹鍊之。劍成卽以犀裝頭,飾以金碧。浪人詔能鑄劍,尤精利,諸部落悉不如,謂之浪劍。南詔所佩劍,已傳六七代也。

槍箭多用斑竹,出蒙舍白崖詔南山谷。心實圓緊柔細,極力屈之不折。諸所出皆不及之。

文章分类: 文献
分享到:
寻找你未曾相遇的风景

寻找你未曾相遇的风景

热门县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