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訂南詔野史下卷

 二维码 60
发表时间:2021-08-15 01:53作者:嘻游大理来源:嘻游大理网址:http://www.tsieina.com

增訂南詔野史下卷

明四川新都楊愼升菴編輯

大淸湖南武陵胡蔚羨門訂正

段氏總管除天定賢王段興智受封總管七年外起段信苴日卽段實訖段世,共襲十二世。

段實一名信苴日。

段實,於南宋理宗景定二年,蒙古世祖之中統二年,入朝於世祖,襲總管,賜虎符,領大理、威楚、鄯闡、統矢、會川、建昌、騰越等城,自萬戶以下皆受節制。南宋理宗癸亥景定四年,為元世祖中統四年,蒙古設大理都元帥府,命昔撒昔總制鬼國、大理兩路。理宗甲子景定五年,為世祖至元元年,妖僧舍利威結威楚、統矢、鄯闡及三十七蠻部叛,實討之,大破於威楚、統矢、安甯等處,又破釋多羅十餘萬衆於洱河海口。南宋度宗丁卯咸湻三年,蒙古世祖至元四年,以皇第五子忽哥赤為雲南王,鎮大理。至元五年,忽哥赤受命與安南國王討占城、眞臘。南宋度宗咸湻六年,世祖至元七年,置大理路軍民總管府。南宋度宗辛未咸湻七年,為蒙古世祖至元八年冬十一月,世祖改國號曰元。雲南王忽哥赤為元帥寳和丁所殺。元伐金齒、縹甸,降之。分大理三十七蠻部為南北中三路,遣阿魯忒兒宣撫大理,招諭諸蠻。南宋度宗辛未咸湻十年,元世祖至元十一年,封宗室脱忽魯為雲南王,命雲南行省平章政事賽典赤建雲南各衙門。妖僧舍利威復叛,實遣石買等詭為商賈,執贄往見,挺矛鏦殺之,梟首於市。元世祖賜實白金及金織紋衣。南宋恭宗丙子德佑二年,元世祖至元十三年,授實為大理等處宣撫使。緬甸叛犯永昌,元命納速剌丁賽典赤之長子,後封延安王。伐之,破砦三百,因天暑,還師。復命諸王相吾答兒、右丞太卜、參政也罕的斤伐緬,招討使法烈先驅造舟於阿若、阿禾兩江,進拔江頭、太公二城,金齒、烏蒙皆降。南宋帝昺庚辰祥興二年春二月,為元世祖忽必烈之至元十七年,宋亡,元入主中國。以忽哥赤之子也先帖木兒為雲南王。命忙兀魯征八百媳婦。緬敗忽都帖木兒兵,詔思、播土官田、楊二處兵助討之。命征緬官番聽雲南王節制。至元辛巳十八年實率子阿慶入覲,元祖嘉其忠,晉大理、威楚、金齒等處宣慰使都元帥。陞辭,復拜為雲南諸路行中書省參知政事,留阿慶宿衞東宮。至元壬午十九年,實受勅迎征緬師,於金齒病卒。詔以其弟忠為大理宣慰使兼軍民萬戶府,贈實為武定公。實任職二十二年。

段忠 實之弟

段忠,元世祖癸未至元二十年襲。是年,忠隨元元帥濶木征芒部、兩林蠻及會川等處,破賊立功,元授忠為善闡酋,賜虎符。元置邦牙宣慰司於蒲甘城,命雲南王也先帖木兒率招討使怯烈總兵三千往鎮之。忠奉雲南王命伐武定。冬十二月忠卒,以實之子阿慶為大理金齒等處宣慰司都元帥、佩金虎符,封宣武將軍,晉鎮國上將軍,尚公主。遣歸,復授雲南行省參政。忠任職一年。

段慶卽阿慶。實之子

段慶,元世祖甲申至元二十一年襲。至元二十五年以雲南王也先帖木兒移鎮大理,進封營王。至元二十七年冬十月,封皇孫甘剌麻為梁王,鎮雲南。至元二十九年改封梁王甘剌麻為晉王,鎮北邊。至元三十年,封甘剌麻之子松山鎮雲南。至元三十一年世祖崩,孫鐵木耳立,是為成宗。成宗丙申元貞二年,置徹里路,卽車里軍民宣慰使司。令與八百犬牙相制。秋八百叛命,也先不花征之。成宗己亥大德三年,雲南水西土官宋隆濟叛,貴州知州張懷德戰死。雲南行省麻九兒討之,追殺賊首撒月,斬首五百級。慶奉勅征交趾,平之。入朝,帶僧左黎同往,適成宗手疽甚,黎以法水洗之,立愈。帝欲試其術,乃掘地窖,令八人潛其中擊鼓,佯云有怪,召黎治之,黎行法,頃之不聞鼓聲,啟窖視之,則八人已死。帝敬其法,封為國師。大德四年,緬人僧哥倫作亂。緬酋執其兄阿散哥也,尋釋去,阿散乃率其黨殺酋。酋次子奔愬京師,詔遣薛超兀兒率行省兵討之。大德五年,金齒、八百叛,不輸糧,殺官吏,元命右丞劉深、哈剌帶、鄭祐等征之。劉深協求水西土婦節金三千兩、馬三千匹,土官宋隆濟遂叛,圍深等於窮谷中,梁王濶䦚率兵救,解之。冬,雲南地大震,御史陳天祥諫伐西南夷,不報。大德七年,罷征八百,免右丞劉深官,收符印。左丞相哈剌哈孫議深徼名首釁,喪師辱國,勸帝誅深,遂殺之。深卽往以兵偪南宋帝昺於謝女峽者。大德八年,立平雲南碑於點蒼山。順元宣撫宋阿重獲其叛叔宋隆濟,朝命陞職,賜衣一襲。滇池有蛟,化少年淫婦女,有神僧趙伽羅者,命黑胡神擒之,至噀水見形,斬之。神卽土主也。成宗丙午大德十年,羅雄土官阿那龍少叛,據越州。今在曲靖府南六十里,本唐之悅州,其川名魯望。命右丞汪惟能討之,追至曲靖,斬那龍少。是年慶卒,弟正襲。慶任職四十三年。

段正 慶之弟

段正,元成宗丁未大德十一十年襲。正招蒙化山中生爨入籍。元授正為參政,仍大理軍民總管。晉甯建盤龍寺。有神僧覺照者,段氏族人,号蓮峯,遊東山見龍潭絕幽勝,乃咒龍令徙。龍去,水涸,建寺其地。蔚按:蓮峯僧於順帝之至正末入定塔中。武宗海山戊申至大元年,霑益、烏蒙地大震,三日竝出。至大二年三月,梁王松山風疾,詔封皇第七子西平王奥魯赤之孫老的代鎮雲南。仁宗愛育黎拔力八達壬子皇慶元年,詔罷征八百。皇慶癸丑二年冬十月,學士李孟奏准開科,三年一試。時九成殿生芝,天下共取士三百名,每榜雲南取五名,內蒙古二名,塞目二名,漢人一名。以八月二十日初塲,二十三日次塲,二十六日三塲。仁宗乙卯延祐二年十一月,封武宗子和世珠為周王,出鎮雲南。仁宗丙辰延祐三年,正卒,慶子隆襲。正任職十年。

段隆 慶之子

段隆,元仁宗丁巳延祐四年襲,元授隆為大理軍民總管。延祐己未六年,雲南行省奏:「夷俗:凡土官無子,卽以妻代管。請聽之。」詔曰可。延祐庚申七年,封甘剌麻孫王禪為雲南王。英宗碩德八喇癸亥至治三年,進封王禪為梁王,封其子帖木兒不花為雲南王。是年八月,諸王按梯不花、(索)[孛]羅、月魯鐵木兒等及御史大夫鐵失弑帝於南坡行幄。九月泰定帝也孫鐵木兒卽位。十二月流諸王月魯鐵木兒於雲南。泰定四年,洱海有水怪,牛豬形短項金睛,興水為患。大理一道人向隆取黃金百鎰,隆與之,乃以金為索,沉於河,怪卽日徙於浪穹甯河。按:『六詔靈源記』云:甯河無底。明宣德間,有漁人李應捕魚,網得金索,旋得旋斷。一漁者誡之曰:可止矣。應貪甚,儘曵之,索將窮,驚其怪,風浪陡作,應並舟倶溺,至今為患。文宗圖帖睦爾庚午至順元年,以豫王阿忒思納失里出鎮雲南。諸王禿堅據雲南叛,殺廉訪使,自稱雲南王。元詔樞密帖木兒討之,發朵甘思等處兵分道進。至四川建昌、羅羅斯,權尋甸府官曲朮集義兵討禿堅,敗賊伯忽於馬龍,追至金馬山,擒之。是年,隆以老退閒,子俊襲。隆任職十四年。

段俊 隆之子

段俊,元文宗辛未至順二年襲,元授俊為雲南行省平章。烏撒部奏:「雲南驛輸征甚苦,願屬四川。」奏下參政賈敦煕議之。是年俊卒,族弟義襲。俊任職一年。

段義 俊之族弟

段義,元文宗壬申至順三年襲,朝命止授為承務郞、蒙化州知州。是年阿容禾叛於中慶路,義助兵討平之,以功陞參政。九月,烏蒙土官禄余寇順元,雲南行省遣都事那海奉詔往諭,授余為參政。冬十一月,雲南行省奏:「國馬每月上寅日給鹽,飲之無病。因伯忽反,鹽不給,馬多死。」詔四川以鹽給之。是年義卒,隆子光襲。義任職一年。

段光 隆之子

段光,元順帝妥權帖睦爾癸酉元統元年襲,朝命止授為承務郞、蒙化州知州。番兵作亂,孟州判官李生等守白崖,値高蓬新敗番兵,乗勝長驅破河尾關。光率兵大敗之,斬馘無算,河水盡赤,為之不流,得戰馬甲仗數千。光賦凱旋詩云:「雨鎖金門百里城,神州花木管絃聲。齊天蒼嶽參雲峻,界地楡河射月明。梵宇三千朝唄朗,招提八百夜香淸。恒沙善果心無異,何患愚夷治不平。」元統二年,光以先與梁王把匝剌瓦爾密孛羅因分域搆隙,至是遣張希矯、楊生、張連等發兵攻梁王,不勝,士卒多死,希矯等遁歸。順帝至元元年,梁王侵大理,光自督兵與戰於昆彌山卽今大理府趙州南之定西嶺,梁王大敗。凱還,侍翰楊天甫作『長壽仙曲』上光云:「蒙氏鍾王氣,駕馭萬乗唐。南龍光對北金鎖,東洱水朝西點蒼,四面固金湯。江綠春楊柳,岸淸古雪霜。屏障龍吟梅破王,竹林鶴立菊舒黃,四季景如粧。此生誠慶幸,有眼睹明王。」光大喜,設宴謝之。順帝辛巳至正元年,玉案山生水小赤犬,羣走如飛。段雄正曰:「此天狗星所化,大兵壓境之兆。」經二年方絕。又下鐵雨山石,民屋倶穿,人値之多擊死。梁王刺殺段氏臣高蓬。先是,光令蓬督兵羅那關,梁王使人暗招之,蓬不從,答之詩云:「寄語下番梁王翁,檄書何苦招高蓬,身為五嶽嵩山主,智過六丁縮地公,鐵甲鐵盔持鐵槊,花鞍花索馭花驄,但揮眼前黃石陣,孤雲擊破幾千重。」梁王忌之,乃重賄蓬庖人,刺殺之。順帝甲申至正四年,光卒,弟功襲。光任職十二年。

段功 光之弟

段功,元順帝乙酉至正五年襲,朝命止授為承務郞、蒙化州知州。至正六年,木邦夷思可叛。元命河南參政賈敦熈督師會雲南路兵討之,以功為前鋒,屢戰克捷。叙功陞功為大理總管,尋陞參政。至正癸巳十三年,紅巾賊流入建昌,旁掠雲南邊地。阿次失里討平之。至正十五年三月,元竄太師脱脱於雲南。中書右丞哈麻、御史袁賽因不花等陷之也。十二月,左丞相哈麻矯詔殺脱脱於阿輕乞之地,時年四十二歲,天下寃之,兩日相盪。是年,梁王宮中有怪。左右啓王曰:「盤龍寺僧蓮峯,能驅邪。」王禮請至,行法,怪息。王喜,留宮中供養,至夜密問之曰:「今中原紛亂,後事如何?」僧曰:「二十年後祚盡矣。」至期明師果南下。至正十六年,黑井有毒龍,興水溢井,損民居。蓮峰建寺,書鐵符沉井中,害息。又甯州有虎咥人,蓮峰灑淨水驅虎遠去,明日虎果去。七月,元以四川廉訪使蒲機雲為雲南諸路廉訪使。至正癸卯二十三年三月,紅巾賊明玉珍率其黨李芝麻同弟明二等將兵三萬攻雲南。入金馬山,梁王把匝剌瓦爾密奔楚雄。四月,梁王發中慶,至石碑村,紅巾入城,梁王聞報,感而自咏云:「野無靑草有黃塵,道側仍多戰死人。觸目傷心無限事,雞山還似舊時春。」隨命陜西參政車力帖木兒拒之,擒明二。時四方乘機竊發,羣盜滿山,功乃謀於外外楊智,字淵海者,同稽於卜,卜告吉。又得子宗、子秀兵至,功遂從梁王進兵,呂合敗紅巾於關灘江。紅巾收合餘衂再戰,殺段氏之驍將鐵萬戶,又有江心莊人楊勝力戰死。梁王為文祭之曰:「生於江心,為我門戶,我舊不識,用備其數,能衞社稷,春秋與之,惟忠惟烈,爾則處之,噫! 義重於生,生必有死,丈夫之事,識者有幾。願氣作山河,魂歸蒼洱,英傑復生,以保我之昆裔。」祭畢而哭,一軍感泣。是夜,紅巾屯古田寺,功令人焚寺,紅巾亂,以鐵騎擣之,死者大半,追至回蹬關,又大破之。副將謝得攻安甯,功力戰殺二千人,謝得奔中慶。於夜功諜者拾得一書,乃明玉珍母寄珍書云:「自爾去後,老母平安,征雲南務要得之。兵粮不足,隨後發來,不可輕回。」功閲書,令楊智易其辭曰:「自爾去後,老母不安,臣下亂法。又聞中國人馬入界,非止一處。爾須急回,遲則難保。大夏天統元年,太后平安書。」遂募亡命者賫書往。有打金箔人陳惠願行,惟慮老母在。功許養其母,惠遂往。玉珍得書,揮之去令回報,迨夜,玉珍旋軍。功追攝至七星關,大破其衆。梁王回中慶,奏陞功為雲南行省平章,以主阿�妻之。一日主與�宴酣,�歌『金指環』云:「將星挺生扶寳闕,寳闕金枝接玉葉。靈輝徹南北東西,皓皓中天光映月。玉文金印大如斗,猶唐貴主結配偶。父王永壽同碧雞,豪傑長作擎天手。」功久居梁王府,嫡妻高夫人在大理作詞寄功云:「風捲殘雲,九霄冉冉逐。龍池無偶,水雲一片綠。寂寞倚幃屏,春雨紛紛促。蜀錦半間,鴛鴦獨自宿,珊瑚枕冷,涙滴針穿目,好難禁。將軍一去無度,身與影立,影與身獨,盼將軍只恐樂極生悲寃鬼哭。」至正二十四年春,功還大理,至洱海金雞廟,夫人遣人適來報生子,功喜,作歌曰:「去時野火通山赤,凱歌回奏梁王懌。自冬抵此又陽春,時物變遷今又昔。歸來草色綠無數,桃花正穠柳苞絮。杜鵑啼處日如年,聲聲只促人歸去。」至正二十五年,功思新婚,欲往梁王所。員外楊智於壁間題詩留功,張希矯亦上書留行。功曰:「寳劍豈埋荒土物耶!」矯苦留不已,功怒流矯於順州。順州,前明屬鶴慶府,今裁在永北廳城西一百二十里。唐時地名牛睒。遂與夫人別,倍道至中慶。梁王疑之,私議曰:「平章此來,得無有呑金馬嚥碧雞之心。」其下有姤功者復讒搆之。王與阿�謀欲以孔雀膽毒功。�私洩之,願與西歸。(今)〔令〕功周防,功不信。是年滇大旱,人言定遠有禪僧連精,通瑜伽秘密敎,能降龍役鬼。啓梁王,王遣人迎至,僧設壇祈雨,咒畢,鉢中出一小蛇,遂大雨。王大喜,酬以金帛,辭,役鬼荷擔,行空而去。順帝丙午至正二十六年春,中原盜蠭起,臨安廉訪使支渭興三懇休,梁王不允,遣使金閭慰,賜羔羊。渭興自咏曰:「年高才薄忝淸流,欲挂朝冠不自由。且喜壮懷無訴諜,從敎行道有鳴騶。故園花木無由見,何日干戈定得休。九十春光還欲暮,放懷聊與醉金甌。」重午節,梁王宮門外觀射柳,隨侍文武賜宴,支渭興詩賀曰:「平地如席草如茵,少年將軍酒半醺。朱鬣馬穿人影過,綠楊枝逐箭鋒分。旌旗色映宮前瓦,鼓角聲飄海上雲。何日鯨鯢倶授首,普天偃武共修文。」七月,梁王偕功東寺講經,至通濟橋,功馬逸,王乘機令番將掖殺之。阿�聞之慟哭曰:「昨燈下吾猶言,雲南施宗施秀二人以胭花殯命,奈何不信。今果然。」命侍女錦被包之,以王禮歛送歸大理。詩挽之云:「吾家住在雁門深,一片間雲到滇海。心懸明月照靑天,靑天不語今三歲。黃嵩歴亂蒼山秋,誤我一生踏裡彩。華言錦被也。吐嚕吐嚕段阿奴,施宗施秀同奴歹。雲片波潾不見人,押不蘆花華言起死靈草也。顔色改。肉屏華言駱駝也。獨坐細思量,西山鐵立華言松林也。風瀟灑。」功喪旣行,阿�遂不食死,以殉焉。其家臣員外楊智淵海聞而亦死之。智臨死詩曰:「半戰功名百戰身,不堪今日總紅塵。死生自古皆由命,禍福於今豈怨人。蝴蝶夢殘滇海月,杜鵑啼破點蒼春。哀憐永訣雲南土,絮酒還敎灑涙頻。」明洪武間都督馮誠經功墓,亦歩原韻題詩,吊之曰:「田橫五百劒孤身,轉眼關山半委塵。北闕玉樓召客記,南滇粉壁說詩人。蒼山夜黑雲遮月,金馬天寒鳥怨春。共惜平章迷繡幕,至今愁聽水聲頻。」功死,長子寶自稱平章,立於大理。功任蜀二十二年。

段寶 功之子

段寶,於元順帝丙午至正二十六年八月,因父功為梁王所害,遂自稱平章,立於大理。是年,梁王開科取士,以支渭興主試事。梁王復聽讒,誅鋤段族。梁段旣結仇,數數搆兵。鶴慶知事楊昇調和二家,自金雞廟分界,南屬梁王,北屬段氏,力勸息兵,百姓稍甯。至正丁未二十七年四月,梁王生日,羣臣稱賀。王宴於昆明池上,省憲官獻詩曰:「賢君添算宴嘉賓,幄殿先施巨海濱。萬里晴天開綿繡,一川芳草踏麒麟。笙歌暖送金杯酒,鎧仗寛圍玉珮人。醉飽百官咸稽首,願王高壽過千春。」中慶路土主廟圮,梁王重修,立牌紀事。先是,至正十二年廟為耆民楊光所修。至二十三年紅巾賊入滇,陷中慶,燬民居,廟亦被焚。梁王欲幷段氏,遣人剌寶,弗得。又令平章矢剌七攻大理,皆不克。乃遣使通好,奏授寶為雲南右丞,以和之。紅巾復入滇,梁王命叔鐵木的罕賫勅借兵於寶,寶答書曰:「殺虎母還餧虎子,分狙栗自詐狙,公假途滅虢,獻璧呑虞,金印玉書,設釣魚之香餌,繡閣艷女,備揜雉之網羅。況平章已死,只遺一奴一獒,奴可配阿妃,獒可配華黎氏。二事許諾,當借大兵。不然,金馬山換作點蒼山,昆明海改作西洱海,兵來矣。」書後又附一詩云:「烽火狼煙信不符,驪山一舉任枝梧。平章枉掛紅羅帳,員外空題粉壁圖。鳳去岐山祥兆隠,麟戕大野瑞光無。自從界限鴻溝後,成敗興亡不屬吾。」梁王讀而深恨之。是年,明太祖取燕京,元順帝北遁,元亡。明太祖戊申洪武元年,梁王復通好於寶,辭甚卑遜,寶許之和。時有蠻舍興者,自元江攻入鄯闡,王懼欲出奔,寶以唇齒之故率兵救之,擊走舍興。王德寶,陞為武定公。勅曰:「段寶歸附而來,忠勤懋著,父子秉忠,征討克捷,乃於戎馬倥偬之中,干戈紛擾之際,不第遠朝且兼平亂。宜示至優之數,以彰匡濟之勲,茲特陞寶為武定公,仍總管大理軍民府。爾其不負初心,永保世爵,以光大爾赤城於無窮。宣光元年勅。」云云。宣光乃故元順帝太子立於應昌年號也。太祖洪武辛亥四年,寶降於太祖,上奏云:「臣聞有天下者為天下之主,有列土者為列土之君。卑臣寶雖隔萬里之遙,每切中原之向。大理有二帝三皇之後,一方九姓之傳,漢晉六朝以來,大蒙國受封於前唐,殘唐五季而終,二理國繼守於兩宋,臣祖思平等恪共藩復,貢禮屢修於中土,華風遠暢於邊隅。迨至故元,不尚仁義,專事暴殘。順帝已遁北方,梁王猶禍鄯闡。邇聞明主奉天承運,御極南京,中原太平,邊徼寧乂。意者中國有聖人,履尭舜之正統,陋漢唐之淺圖,天時人事然也。或命臣依漢唐故例,歲貢天朝,或倣元代職名,俾守舊土。庶深谷回陽,幽扄照日,八方浴德,六合同春,垂憐邊境,救卹一方。欲修進貢,恐觸明威,合待事體之定,專候聖旨之頒,謹此。」專差段貞、王伯鶻馳奏以聞。太祖詔諭答之。洪武五年,寶女兄名羌娜,小名僧奴,又名寶姑者,適建昌土官阿黎。先是,羌娜繡一旗,至是將嫁,以旗付寶囑曰:「母常語我云爾父為梁王所害,必當報仇,惟望爾輩長大。我聞母言,故繡此旗已五年矣!今我嫁至夫家,収拾建昌、東川軍馬,飛報若到,女急來應,愼勿違焉。」臨行,又以二詩別寶云:「珊瑚鈎起出深閨,滿目潸然涙濕衣。氷鑑銀臺前長大,金枝玉葉下芳菲。鳥飛兎走頻來往,桂秀梅香不暫移。惆悵同胞未忍別,應知恨重點蒼低。」「何彼穠兮花正紅,香車獨去洱河東。鴻飛雪岫難經目,風刺霜林易割胸。雲白天高連水遠,月新春疊與秋重。一作閨裡繡旗寃父魄,天邊提劍屬兒曹。涙珠恰似通宵雨,千里關山幾處逢。一作須知恨重蒼山小,回首寒雲千萬重。」洪武辛酉十四年四月,國中巫女歌曰:「莫道君為山海主,山海笑諧諧。園中花謝千萬朶,別有明主來。」數日,寶卒,子明襲。寶任職十四年。

段明 寶之子

段明,明太祖洪武辛酉十四年四月襲,梁王授明為宣慰使。九月,明太祖命穎川侯溥友德,列侯曹正、王弼、金朝興,都督郭英、張銓等,率師三十萬征雲南。帝出餞於龍江。友德至湖廣,分遣都督胡海洋、陳桓等領兵五萬,由四川永甯趨烏撒。友德等率大軍由辰沅趨貴州。進攻普定,擒土酋安瓚,諸苗蠻犵狫聞風迎降。十二月,溥友德等兵至普安,攻下之,進至曲靖。先是,梁王把匝剌瓦爾密遣其司徒平章達里麻將精兵十餘萬屯曲靖,以拒明師。沐英曰:「彼謂我師疲於深入,未有虞心,乃可破也。」友德然之,遂倍道進師。將至白石江,忽大霧四塞,衝霧及江而上。頃之霧霧,則兩軍相望,達里麻見之大驚,以為神軍飛至,擁軍陣於南岸。沐英分遣一軍,沂流潛渡,出其陣後,吹銅角,樹旗幟,為疑兵山谷間。達里麻急撤陣後,軍以禦之,㟁上軍陣亂。友德等趣師濟江,一湧而渡,旣渡,整列進戰。敵衆披靡,生擒達里麻,橫屍十餘里,俘其衆二萬人,友德悉慰遣之。友德進擊烏撒,分遣沐英等趣雲南。梁王聞達里麻破,棄城走晋甯州,忽忽納岩,尋入滇池島中,先縊其妃,自飮藥不死,投水死之。父老收塟雲南城西三十里浄耳山,土人立廟妙音寺側。後至嘉靖間,拆廟材修社學,乃因舊址為小寺祀之。雲南右丞觀音保以城降。英等入城,秋毫無犯。收梁王金印並符信圖籍,安撫其民。友德亦自曲靖循格孤山而北,以應永甯之兵。時元右丞實卜聞胡海洋等進自永甯,乃聚兵赤水河,以拒之。海洋等造木筏,夜半濟河,而友德亦至,實卜遁去。友德令將士於烏撒築城,版鍤方具。蠻衆復合,斬首三千餘級,餘衆潰散。遂城烏撒,得七星關,以通畢節。又克可渡河,於是東川、烏蒙、芒部諸蠻震懼,望風降附。先是,洪武壬子五年正月,帝遣翰林待制王禕、行參政吳雲持詔諭雲南梁王,令奉版圖來歸。梁王初不從,後有降意。至洪武六年十二月,會元太子愛猷識里達刺立於漢北,使侍郞脱脱徴餉於雲南,脱脱覘知梁王有二心,因以危言偪王,殺使臣以絕其念,王遂殺禕,父老收屍塟地藏寺北。吳雲奉使時,會梁王遣鐵知院等二十人使沙漠,為邊將所獲,帝乃釋二十人,令與雲倶行。至沙塘口,二十人謀曰:「吾等奉使不達,被執而還,罪必死。」乃說雲令胡服編髮,詐為元使。又偪令改制書,共給梁王。雲不從,以死自誓,亦被害。梁王遣人收雲骨,塟給孤獨寺,及事聞,帝震怒,故有是役。按:王禕字子充,浙江金華府義烏縣人。建文時賜謚文節,永楽登極,凡建文設施盡革,遂削禕謚。後至正統中,義烏縣丞劉傑奏請,加奉使雲南死節臣恤典,禕賜謚文忠。吳雲字友雲,江蘇常州府宜興縣人。至弘治中,贈謚忠節,並祀雲南,勅賜為二忠祠。是年冬十二月,明卒,叔世襲。明任職一年。

段世 寶之弟,明之叔

段(氏)〔世〕,明太祖壬戌洪武十五年襲。二月,世聞鄯闡破,梁王已死,又以沐英等兵略尋甸、臨安、澂江、元江、楚雄、洱海,次第皆下,進偪大理,乃遣使致書,請依唐宋故事,奉正朔為外臣。友德不聽,答書諭令速降。凡三致書,世怒,遂遣都使張元亨、州判李洪赴軍前下戰書。畧云:「鄯闡危甚登天,大理險倍投海。英如漢武,昔戰僅置益州;雄若胡元,設官止於中慶。取之易而守之難,莫若依吾請乞册封,定為進貢,始為良策。吾實武人,不通經史,前代得失則饜聞也。恭惟麾下振耀皇威,功不亞於孔明,才克比於方叔。滌山川之舊染,歴代所未有也。況吾與爾旣無殺父之仇,又無財債之怨,無故交戰,眞乃不祥。爾屯威楚,彼處之民有何罪焉?若耗人之食,是絕其命;取人之財,是刳其心;攄人妻女,是亂人倫,則吾之應,不得已也。爰念爾等皆中國之人,其中豈無一二達士。得此何益?不得何損?西南之地,號為不毛,易動難安。今春氣漸暄,煙瘴漸起,不須殺爾,四五月間,雨霖河汎,爾糧盡氣敝,十散九死。形如鬼魅,色如黑漆,欲活不能,汝之進退狼狽矣。莫若乘此,天晴地乾,早尋活路。寧作中原鬼,莫作邊地魂,爾宜圖之。後理國段明頓首。」書後繼一詩云:「長驅虎旅勢威宣,深入不毛取暴殘。漢武故營旂影滅,唐宗遺壘角聲寒。方今天下平猶易,自古雲南守獨難。擬欲華夷歸一統,經綸度量必須寛。」友德、英等覽書大怒,拘其使。左副將軍藍玉等率師逕進,兵至品甸,世恃田菴和尚有術,列兵五萬扼下關。沐英自將攻之,不克。乃命王弼,率兵出洱水之東,趨上關,英以兵綴下關,為犄角勢。別遣胡海洋將一軍夜度,從石門間繞道出點蒼山後,縁崖而上張旗幟。遲明,英先驅,渡河斬關而入,海洋之師亦從山而下,腹背夾攻。世衆驚潰,拔其城,世就擒,並執明之二子苴仁、苴義,時二月二十三日也。於是沐英等分兵取鶴慶、麗江,破石門關,蕩金齒,所有摩㱔、和泥、車里、品緬等部相率歸附。又略建昌,故元平章月普帖木兒降。閏二月,賜雲南各土官冠帶及誥勅,使任本州知州等官。四月,烏撒、東川、芒部諸蠻復叛,溥友德、沐英會兵進討,斬首三萬餘級,諸蠻來降,雲南悉平。以烏撒、烏蒙、芒部地近四川,分隸之。九月,土官楊苴等叛,紏衆至二十萬,攻雲南城。都督謝熊、指揮馮誠嬰城固守。沐英自烏撒移兵討之,斬首六萬餘級,擒四千餘人,諸部悉定。洪武癸亥十六年二月,故元右丞普顔篤同土酋高大一作天惠叛,據佛光砦。蔚按:佛光砦卽佛光山,山半有洞,可容萬人。又名一女關。昔諸葛武侯曾擒孟獲於此。在大理府浪穹縣東二十里。也先不花叛,據鄧川州。溥友德率郭英平之。又定蒙化州,過金沙江,攻北勝府,今永北廳。擒故元平章隔生。於是麗江府、拒津等州皆平,前後斬首一萬三千級,蠻民降者四十萬戶。帝遣耿炳文諭溥友德、藍玉等班師,沐英留鎮雲南,別命列侯王志、仇成、張龍分赴尋甸各府,繕城池,立屯堡,安輯人民。是年,械送世幷明之二子苴仁、苴義赴京。世臨行,以詩別故人楊朝彦云:「雄兵一日破重關,父子流離瞬息間。別後欲知相憶處,錦江流水綵潺潺。」洪武甲子十七年四月,溥友德等班師至京,論平雲南功,進封溥友德為穎國公,胡海洋東川侯,陳桓普定侯,張翼鶴慶侯,藍玉、仇成、王弼、張龍等並賜鐵券,子孫世襲。吳復、金朝興先卒,倶授世襲侯爵,鐵券加祿並同。餘陞職賜金帛有差。以世、苴仁、苴義見帝,帝誅其頭目,諭苴仁、苴義及世曰:「爾祖寶,昔年曾有降表,朕不忍廢。」乃授苴仁官雁門衞鎮撫,賜名歸仁,苴義官武昌衞鎮撫,賜名歸義。世任職一年,段氏世土,至此而絕。帝又封其族段保為雲龍州土知州。

按:段氏襲總管十二世,起南宋理宗辛酉景定二年,為蒙古世祖中統二年,訖明太祖壬戌洪武十五年,共一百二十二年。

南詔歷代名宦

張元,漢元帝時守。

張翕,東漢明帝時守。

鄭純,同時。

王追,東漢順帝時守。

王伉,後漢時永昌郡丞。

呂凱,同時永昌郡功曹。前有文齊、吳覇、陳立,後有張亮、劉寵、犍為費詩,巴東馬忠皆著勳績。

李毅,晉惠帝光煕元年為甯州刺史,政治明達,五苓夷反時病卒,其女秀有父才,領州事。至懷帝時贈少府謚威侯。

王遜東,晉明帝大甯元年為晉甯守,華夷畏服。夷叛,死之。州人以中子堅領州事,官至平西安南將軍。

南詔歷代鄉賢附元朝進士

漢盛覽,字長通,葉楡今大理府太和縣。人,受學司馬相如,著賦心四卷。同時葉楡張叔,天資奇頴,書過目成誦。俗不知學,叔每病之。聞司馬相如至若水,蔚按:『水經注』:若水南經雲南郡之遂久縣,縣廢,在今大理府賓川州城東北一百里,古稱白門,置於漢時,今為金沙江巡檢司地。遂負笈往從之,受經歸敎鄉人。隗叔通,葉楡人,性至孝,母好飮江水,通日入江取水,維艱。灘水忽出平石,涉取甚便,人謂之孝子石。

東漢許叔,一作叔重。昆明人,明帝時入中國,受五經歸,為本郡敎授。尹珍,字道眞,平彜人,桓帝時入中國,負笈從許愼受經學,還敎鄉人。

唐尹仇寛,葉楡人,德宗貞元間為蒙氏淸平官,入朝陳地圖,貢方物,唐拜為左散騎常侍,封高溪郡侯。

張志成,昆明人,文宗太和間入蜀,學王羲之草書,歸敎國人。

元王昇,昆明人,曲靖宣慰副使學政名時。

段文瑞,澂江人,讀書盡孝,詔旌其門,仕至臨安總管。

楊惠,楚雄人,孝母感神,詔旌其門。 張景雲,昆明人,仕至臨安經歷。

陳寶,平彜人,仕至尚書。尹貢,南甯人,仕至尚書。以上三人皆德政名時。

元朝進士王楫、李近仁、段天祥、李天佑、李郁五人,皆三甲同進士出身。

南詔各種蠻夷六十條。

白民

有阿白、白兒子、民家等名。白國之後,卽滇中之土著。婦女出門,携傘障面,謂之避嫌。宴客,切肉拌蒜,名曰食生。餘同漢人。女鑲邊衣,以銀花銀吊為飾。

蒲人

卽古百濮,周書所謂微盧彭濮也,後訛為蒲。質黑,鳥音。男子淸布褁頭,衣套頭衣,膝繫黑滕;婦人挽髮為髻,腦後戴靑綠磁珠,花布圍腰,短裙,繫海�十數圍。帶刀弩長牌,不畏深淵,或浮以渡。婚娶長幼跳蹈,吹蘆笙為孔雀舞,婿家立標竿,上懸綵繡荷包,中貯五穀銀錢等者,兩家男婦大小爭緣取之,以得者為勝。又有野蒲、普蠻、樸子蠻等類,性尤兇�悍,男子以布二幅結於左脇,另用布一幅合縫挂身;〔女〕以紅布搭右肩蔽腰以下。今順甯府多此種。

僰人

一名百夷,又名擺夷。性耐暑熱,居多在棘下。本瀾滄江外夷人。有水旱二種:水僰夷近水好浴,薙後髮,蓄前髮,盤髻如瓢,故又名瓢頭僰夷;旱僰夷山居耕獵,又名漢僰夷。男靑布褁頭,簪花;婦女不施胭粉,自然白晳,盤髮辮,紅綠包頭,飾以五綵線鬚,衣五色衣,桶裙繡邊。其俗賤女貴男,頭目妻數百人,庶民亦數十,耕織貿易,皆婦人任之。凡婚娶,男女相悅而議聘,一成匹配,不肅而嚴。如夫婦不睦,聽夫付之一物為憑,然後改適。有邪術,能使男子千里不忘,其法不外傳也。

猓玀

爨蠻盧鹿之裔,猓玀其訛音也。以五月為春。信鬼尚巫,巫有大覡皤,拜禡白馬之號。卜用雄鷄兩髀骨,骨有細竅,刺以竹簽,視多寡向背之勢,定吉凶。其部長妻曰耐得,勇士曰苴可。每歲六月廿四日,名火把節,燃松炬,照村砦田廬。男椎髻鑷鬚,耳環佩刀;婦披髮短衣,桶裙,披羊皮。

白猓玀

一名撒馬都,卽西爨白蠻。知讀書,能文字,舌音淸便,多冒漢人。見尊長披羊皮,故嫁女授羊皮一帳。短衣革履,胸挂花包。婦人花衣桶裙,靑布蒙頭,飾以海貝、錫鈴。

黑猓玀

卽東爨烏蠻。其祝以鈴,其占以草。男挽髮貫耳,披氊佩刀;婦人貴者衣套頭衣,方領如井字,無襟帶,自頭罩下,長曳地尺許,披黑羊皮,飾以鈴索。

乾猓玀

以山居得名。每食插筯飯中,仰天跪拜為報本。好勇喜鬭,殺人償以財。服飾同黑猓玀,婦人項挂一羊毛筐,行住紐毛為綿。以織毯。

海猓玀

一名壩猓玀,以種水田得名。盖土人以水為海,以平田為壩也。居家儉樸,知讀書。〔男〕服飾如漢人,婦如白猓玀。

妙猓玀

多土官之裔,有營長、官奴、火頭等稱。男挽髮貫耳;婦人桶裙無袴,穿套頭衣,前不揜脛,後長曳地,衣邊火燄,彎曲如旂尾。居茅舍,中堂作火爐,父子婦姑,圍爐而卧。又有一種,戴鵲帽者,名猓落蠻;白布褁脛者,曰白脚猓玀。

葛猓玀

一名大頭猓玀。男以靑布丈許裹髮為大頭,女戴布花線箍。婚嫁步行,婦避伯,不避翁。亦有頂盔擐甲,乘馬佩刀,以刼搶為生者。然居家尊卑有序,會食以跪為敬。

阿者猓玀

男女皆耳環手釧,衣短袴,披羊皮。婚娶,婿親負女以歸。

阿烏猓玀

性狡好獵。多蓄牛羊。每砦設官房一所,婚嫁並集其中。男短衣,女長衣,倶裹頭,貫耳,出入帶刀弩。

魯屋猓玀

耕種射獵為生。男短衣木屐,女長裙跣足。

撒米猓玀

居山,耕瘠負薪,近水,捕魚時給。面多黧黑,男挽髮如鬏,毛褐被毡,佩短刀。女披靑布單,短裙,長袴。又有魯兀、老烏、撒完、洒泥、阿蝎、阿係等類,衣飾風俗畧同。

老牾猓玀

卽羅婺,又名羅午、羅武。男披髮貫耳,披氊佩刀,穿火草布衣;女辮髪垂肩,飾以海貝硨磲,穿火草布裙。無床幃被褥,以松毛籍地而卧。

猓黑

蒲蠻別種。擇樷篁深處,結茅而居。蜂蟲鼠蛤,無所不食,以蕎稗為上品。又有大猓黑、小猓黑,巖居野處,猿猱同類。

普特

以漁為業,舟不盈丈,而炊爨、牲畜、資生之具,無不咸備。泅水出沒,口銜手捉,皆巨魚也。今雲南府省城西碧雞山下,多有此種。

地羊鬼

亦僰人類也。短髮黃睛,奸狡嗜利。與人相仇,能行妖術,以木石易人心腎,或以一帚繫衣後,變形為象、馬、猪、羊、猫、犬等物。稍畏懼之,卽為所魅,入人腹中,食五臟,或潛至人家,偸竊財物,食嬰兒。知者一手捉之,一手痛毆,必復為人,奪其帚縻之,彼必以家貲之半匄脱。或有娶其女者,夫每出,必問歸期,卽餌以毒,如期而歸,更以藥觧,否則毒發而死。交易失信,及私窺其要女者,必毒之。此種元江州為甚。

窩泥

有和泥、(幹)〔斡〕泥、哈泥、路弼等名。黑白兩種,風俗畧同。男戴麥桿帽,穿火草布衣,耳環,跣足;婦女辮髮數綹,海貝、雜珠,盤旋為髻,套衣桶裙。善養猪,其豬小耳短身,長不過三十觔,肉肥腯,名窩泥豬。婚用媒妁,路遇野獸,則返而他求。嫁則以紅籐束膝為識。勤生嗇用,每積貝一百二十索為一窖,臨死囑其子曰:「積貝若干,汝取某窖,餘留我為來生用。」死則以雌雄雞各一殉。又有一種名糯比,與此同,其生者名哥泥,亦名瓦黑,好勇尚鬭,能咒人使病。

阿昌

一名峨昌。男短衣披布單,女長衣無袴,腰纏紅籐。占用竹三十三枝,畧如筮儀。嗜酒,覓禽獸蟲豸生噉之。舊俗兄死弟妻嫂,後有羅扳砦百夫長早正死,其妻方艾自誓不失節,餓而死,其風遂革。又有小阿昌,其俗畧同。

阿成

男短衣,女桶裙,以樹皮代瓦。婚用牛羊,至女家以水潑女足為定。

比苴

僰夷別種。男耳環革屐,女白帨束髮,纏疊如仰螺。搆樓而居近水,極寒猶浴。喪尚緋,夫死,妻不再嫁,名曰鬼妻。又有白布纏足者,名白脚僰夷,亦名孔荅;茜齒,文身,髠者,名光頭僰夷;額上黥刺月牙紋,盖習車里之俗,所謂雕題也。

黑舗

亦名黑普,俗同窩泥,形容黧黑,怕見漢人。畜山羊,作竹器,一切床几櫈杌,備極精巧。

黑乾夷

男椎髻麻衣,耳環垂肩;女以毛褐細帶,編如篩罩,首飾以海貝、硨磲,衣領亦然。婚配,男吹蘆笙,女彈口琴,唱和調悅,先野合,後媒妁。

山蘇

男披髮跣足,女椎髻蒙頭。語似鳥音,形如猿猴。潛居深山,種蕎、麻,或工或獵,夷中之最苦者。

車蘇

亦名扯蘇,傍巖臨水。男短衣皮履,女長裙無袴。種蕎稗,績線為業,以羊毛占(睛)〔晴〕雨。

喇雞

亦名喇記。黑布帽白衫。好樓居,孟春作土主會,客至,掘鼠及蝦蟆為敬。其在交趾者,男善鎗,女善弩,多充交兵。又有白喇雞,男女倶穿五色氆氌,食山蟲、水蛇等物。

喇五

亦曰喇烏,又曰喇魯。男如擺夷,女如窩泥,搆樓臨水而居。上人下畜,名曰掌房。其在騰越州者,食巨蟒、毒蟲,或取蜂糟食之。

獛喇

男插雞毛,女裹首巾,皆披羊皮,不浣濯。婚配先野合。每採蒙肚花蒙肚花樹皮如蘚,能毒人。生景東廳,今不產矣。欲人醉死則醉採,欲人狂死則狂採,以毒人。又一種在王弄山者,名馬喇

哈喇

男女黑色,不知盥櫛。婦女紅黑籐纏腰數十圍,產子以竹兜盛之,負於肩。又有古喇、杜喇,色尤甚,言語不通,略似人形而已。

戞喇

�悍好獵,居山巓,戶不正出,迎山開門,不留餘粟。

卡喇

亦曰卡腊,男穿耳挽髮,佩短刀;女短衣無袴,脛著彩色摺袴。聚族而居,耕種鬻薪。

卡隋

亦名卡高,性頑鈍,喜歌舞。男女多野合。婚娶通媒妁之日,議聘金,多至數百。娶後子孫猶有代祖父償聘金者。

卡瓦

多在順甯、永昌二郡,辣蒜江外。貌()〔醜〕性惡,獵人以祭。商賈出騰越州,入木邦者必經其地,呼為卡利瓦。有生熟二種,生者刧掠,熟者保路。

西番

卽土番,亦名巴苴,居金沙江邊。性悍戾,善弩,男女辮髮百綹,不知櫛沭。男以籐纏左肘,披琵琶氊,暑熱不脱;女以海貝硨磲磁珠飾於項。又有野西番,更不可制。

古宗

一名狤猔,西番別種。皆辮髮百綹,男戴紅纓,穿氆氌,挂銅鈴佩刀,女飾以珊瑚、銀泡,披腊瓦被單,皆穿烏拉鞾。經年一櫛,櫛必牲祭。春夏種蕎稗,秋冬赶牛馬,取牛羊乳酥,調油茶而食,名曰饊�。又有小古宗,喜獵飮酒,餘畧同。

苦蔥

面醜。男麻衣短袴,女短衣桶裙,亦有衣袴相連者。耕山採薬為生。所佩環手篐,自幼至老不釋,死以殉。

摩㱔

烏蠻別種。性湻樸,鳥音,男薙髮戴帽,長領布衣;女高髻,或戴黑漆尖帽,短衣長裙。畜牛羊,產射香。同類仇殺,婦女登塲一勸卽止。歲暮殺牛羊相邀,一客不至為恥。今有讀書入泮者。

力㱔

卽��。衣麻,披氊,巖居穴處。利刀毒矢,刻不離身,登山捷若猿猱。以土和蜜充飢,得野獸卽生食。尤善弩,每令其婦負小木盾前行,自後射之,中盾而不傷婦,以此制服西番。野力㱔披髮插羽,尤�悍。

遮㱔

男女皆穿耳,挽髮。喜華彩衣,盤旋蔽體。每飮食必精潔。而長於弓弩,尤善鳥銃。

羯㱔子

自孟養流入。環眼鳥隊,散髮,纏藤,耳帶大環,首插雞羽,無衣袴,腹下以麻布一幅圍之。負弩佩刀,喊聲如犬。又有結㱔,耳帶象牙大環,紅布圍頭,衣半身衫,袒右臂,亦其類也。

拇雞

亦作�。形醜惡,婦女尤甚。椎髻插羽,佩刀負弩。獵食猿狙。見人有蓄,思盜,先用雞骨卜,吉則徃,否則止。

摩察

亦名木察。束髮耳環,披氊佩刀,執木弩、藥矢,獵取禽獸。婦人皂布蒙頭,飾以海貝,長裙細摺,多至二十餘幅,前後無衩,名曰桶裙。

嫚且

男女皆麻衣袴,披羊皮,以(丑)〔五〕月為正月。性好飮,男女皆同。男吹蘆笙,女彈口琴,歡飮竟月,過此則終歲忍饑,野菜充腹而已。

土人

(思)〔男〕絮襖佩刀弩,女披氊朿皮索,飢則緊縛之。婚姻以刀甲為聘,披髮見舅姑。有爭者告天,沸湯投物,以手捉之,曲則糜爛,直者無恙。

儂人

儂智高部落之裔。男束髮短衣,女短衣密扣,腰纏紅裹肚。性�狡,漆齒,出入佩刀,長技在銃。

沙人

越析夷也,又名蒙嶲。男辮髮長衣,女以挑花白布蒙頭,腰圍紅布。出入佩刀,耕田、射獵,所居掌房。喪服用紅,祭肉棄不食。又有黑沙人,白沙人。聘用牛,旣婚之夕,男女不同室,及回女家,有娠方歸。

男束髮披氊,女短衣露腹,纏紅藤,腰繫沙羅布裙,上短下長,男女同耕。

狆人

男纏頭跣足,女靑布纏頭,畧如僧帽,綴以海貝,彩布衣裙,着大尖鞋。搆樓而居,甘犬嗜鼠。又有羅緬、麦岔、疊嗎、喇毛等類,頑良不一,衣飾風俗畧同。

怒人

居永昌怒江內外。其江深險,四序皆燠,赤地生煙。每二月瘴気騰空,兩隄草頭交結不開,名交頭瘴。男子面多黃痩,剛狠好殺獵,或採黃連為生,鮮及中壽。婦人披髮紅藤勒首。每年貢麂皮二十張、山驢皮十張、黃蠟八十觔、麻布三十庹,以代賦稅。

麗江府鶴慶州大雪山外。男女披髮,樹葉為衣,耳穿七孔,墜以木環。與怒人接壤,畏怒人,不敢越界。

野人

永昌界外。居無室廬,宿於樹巓。赤髮黃睛,首戴骨圏,插雉羽,手足腹皆纏紅藤,以幅布或樹皮揜下體。勾刀大刃,捕禽獸蛇蟲,生食之。逢人卽殺。

老撾

南掌國夷類。戴藤篾黑漆帽,寬二尺許,短衣無袴,用襍色布一疋,從膝下兜繞,圍結胸前,名打抄子。婦女耳貫大黑漆圏,塞以野花。

列密

卽利米。刀耕火種,精射獵,得鼠雀生噉之。男篾帽皂衣,女辮髮赤足。出外披花布,以蔽其身。

喇嘛

麗江、鶴慶多有之。來自西藏,招本境摩㱔為徒。有紅黃二敎,紅弱黃強。氊帽褊衫,各如其色。

苗子

三苗之後,有九種,黔省最多,流入滇中者,惟仲家花苗而已。束髮耳環,未婚者縛楮皮於額,或插雞毛。女布冠套頭衣,桶裙,皆用五綵桃花布為之。每歲孟春跳月,男吹蘆笙,女振鈴唱和,並肩舞蹈,終日不倦。或以綵為毬,視所歡者擲之,暮則同歸,比曉乃散,然後議婚。節序擊銅鼓,吹吶叭,聚賽神,書契惟数目字,及六十花甲子同,餘不同。

土獠

其屬本在黔、蜀、粤西之交,流入滇中。男首裹靑布,白衣領綴紅布一方,婦人冠紅巾,衣花繡。性粗桀,好蠱魔之術,其蟲夜飛如星,光芒搖曳,射入窓櫺,觸者病。

交人

安南國之類。男箬笠蕉扇,衣裳楚楚;女面貌頗雅,手貫牙釧,長衣長裙,以紅帕蒙頭,皆辮髮靸鞋。讀詩書習禮,儀婚喪之事,倶倣中國。

緬人

緬甸國流入者。有老緬、阿瓦、猛別、雍會、普幹、擺古、得楞子等類。長於鳥銃,其火藥用麥麵傅之,迅疾無聲。又有緬目者,稱為莽紀,斷髮文身,漆齒穿耳,蠎衣跣足,頭帶紅緞一方,性喜花草。

文章分类: 文献
分享到:
寻找你未曾相遇的风景

寻找你未曾相遇的风景

热门县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