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中国|大理沙溪:坚守“原生态”,打造古镇旅游新样态

 二维码 5
发表时间:2021-10-04 18:21作者:澎湃新闻来源:澎湃新闻网址:http://www.tsieina.com

在大理、丽江、香格里拉三大旅游区的交界处有一个小镇,名字叫做沙溪。说是小镇,当地人更习惯称它为“坝子”,若是登上周围的青山,便会看到当地村户民居犹如散落的宝石镶嵌在坝子边缘,颇有一番《桃花源记》中“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的意味。

二十年前,在小镇的古建筑面临破败凋敝之际,一位瑞士学者的意外到来守住了这一方茶马遗地。作为“茶马古道上最后一个古集市”,这里古朴、宁静,也被称为“被世人遗忘的古村落”。

沙溪无疑是小众的,到云南上亿人次的游客中只有少数会翻山越岭来到这里;但它似乎又是闻名的,不仅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还名列世界纪念性建筑基金会公布的101个世界建筑遗产名录,大批外国游客背着行囊来这里寻找诗和远方。

外界给沙溪贴上了“20年前的丽江”的标签,旅游业也成为这个千年古镇发展的新风口。

古镇与旅游是否可以擦出不一样的火花?这里发展旅游业的条件和现状究竟如何?未来它将如何应对时代给予的挑战和机遇?近日,由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和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组成的“记录中国”报道团队走进沙溪,倾听这个群山环抱的坝子里人们真实的声音,记录千年古镇的旅游发展印记。

古戏台下的旧式民居。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王宇景 图

从凋敝古镇到国际旅游小镇

沙溪的繁华可以追溯到2400多年前春秋战国时期。那时,这里是一个青铜冶炼基地;唐宋南诏、大理国兴起时,这里成为滇藏茶马古道上极为重要的陆路码头;此后因为毗邻弥沙盐井,又转身成为控制食盐集散的盐都……沙溪像是流淌在史书上的一处地标,在历史上的很多阶段烜赫一时,也无可避免地由盛转衰。

沙溪行走到现代,似乎繁荣不再。现存建筑大多建于明清时期,随着时间侵蚀已经破败凋敝。然而在21世纪初,沙溪遇到了它的“贵人”,来自瑞士的文物遗产保护专家雅克·费纳调研时意外发现了沙溪,更看到了当时破败不堪的建筑背后无可比拟的历史价值。

2001年10月1日,在雅克·费纳的呼吁下,世界纪念建筑基金会(WMP)宣布:“中国云南沙溪寺登街(区)是茶马古道唯一幸存的古集市,有完整无缺的戏院、旅馆、寺庙、寨门,使这个连接西藏和南亚的集市相当完备”,从而入选2002年值得关注的101个世界建筑遗产名录,这也成为沙溪开始走上“旅游小镇”道路的一大契机。

悠久的历史和鲜明的地域特色使得寺登村成为极具代表性的大理白族乡村聚落,传统民居、古庙戏台、古道寨门散布于古村聚落;而具有白族特色的服饰建筑、集市节庆、手工技艺等则彰显了当地的人文底蕴。

2003年,瑞士团队和本地学者进行合作,启动了沙溪复兴工程,千年小镇获“新生”。保护项目以文化遗产保护为基础、以旅游为切入点,先后实施了四方街修复、古村落保护、环境卫生整治等策略,目的是“以温和的旅游业态来实现沙溪古镇的长期发展”。

与此同时,沙溪独具特色的石窟文化、马帮文化和木雕文化也日益受到游客们的青睐。随着近些年第三波旅游转型期到来,过去跟着旅行社“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传统团队游逐渐失去了市场,背包游、自驾游、定制游等深度游成为旅游新风尚。

在剑川县2250平方千米的土地上,国家级的文物保护单位就有6个,具备开发利用条件的旅游资源较为丰富,契合从传统团队游到新型深度游的转型要求。

旅游产业开始成为政府推动当地发展的重要抓手。疫情前的2019年,剑川县共接待游客488.85万人次,全年实现旅游社会总收入71.22亿元。沙溪不仅成为名副其实的“旅游小镇”,也带动旅游业成为剑川县支柱产业。

沙溪的游客不算太多,外国人的比例却高得出奇,街上几乎随处可见。沿街店铺都标注了中英文的店名,虽然翻译大多是有些蹩脚的“中式英语”,但几乎任何规模的店铺都会拥有一块木质的双语牌匾。

薄荷咖啡馆的老板娘杨林祥对“记录中国”团队坦言,“这是沙溪的常态,沙溪和别的小镇不太一样,沙溪半数以上的游客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人。”

沙溪最核心的区域是古戏台附近的四方街,也被誉为“沙溪之眼”。戏台结构精巧,斗拱飞檐,翼然若飞,在这条“低调”的巷子中不可谓不夺目。戏台下方的木质建筑已经看得出被侵蚀的痕迹,但仍旧看得出镂空木窗雕刻之大气繁复,当时雕画之精细可见一斑。

沙溪因茶马古道而生,横来风,竖来雨,就这样2400年过去了。在这片四面环山的山间低地上,沙溪见证了茶马古道的千年繁华,也获得了发展旅游业的绝妙优势。

发展“原生态旅游”

时值7月,“记录中国”团队坐着客车穿过大理古城,沿着沙牛盘山公路一路爬坡。公路两边还没来得及做山体落石防护措施,俨然一副未经开发的面貌。漫长的车程和闷热的气候让人头晕脑胀,因此当沙溪这片坝子豁然出现在群山之间的时候,不由得让人眼前一亮。

初到沙溪,很多风格统一的建筑映入眼帘,紧凑错落,白墙青瓦。南诏时期,此地“巷陌皆垒石为之,高丈余,连延数里不断”。沙溪的主体民族是以定居为主要特征的农耕民族白族,“大瓦房,空腔腔”,他们即便节衣缩食也要建造起一座像样的住宅。

时至今日,这些建筑又增加了一个共同点,它们的门口大多挂上了有“民宿”或“客栈”字样的招牌,偶尔能看到游人提着行李箱进进出出。

沙溪古镇的家家户户都和旅游业有些联系,其中大多数都从事民宿行业。当地原住民有的将自住房装修后改建为民宿,也有的直接将房子转卖给外地商户用于客栈建设。

剑川县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李强对“记录中国”团队表示,“沙溪最具吸引力、或者说最能区别于其他云南旅游小镇的特色有四项,即悠久的马帮文化、宁静的田园风光、浓郁的乡愁文化和多彩的民族风情。”

滇川藏茶马古道上往来千年的马帮给沙溪的历史留下了深重的一笔,也使得“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古集市所在地”成为沙溪最亮眼的文化名片。
茶马古道是云南旅游发展绕不开的话题,但不同于其他旅游城市对茶马古道集市的再开发,放眼整片云南的土地,若是想亲身体验当时“前铺后店”的马帮文化,只能到沙溪。

剑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高志成认为,茶马古道是沙溪旅游业发展一张很重要的文化牌,要把这张名片擦亮。“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欧阳大院等古旧建筑,要通过资金把原先不清晰的产权收归政府,避免在百姓手中面临失修风险。”

欧阳大院是坐落在寺登四方街的老宅,按照“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的白族典型方式建造,附带一座马店和两个花园,距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是曾经的“五星级马店”,也是马帮文化的重要见证。

欧阳大院保留的马店遗迹。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赖桐桐 图

当地政府把欧阳大院等院落保存下来,并且合理规划利用,成为马帮文化展示的一个重要窗口。

通过对古建筑古院落的保护以及对生活化状态的维持,沙溪旅游业的发展基本没有侵蚀掉古村古镇的原风原貌,但又能恰到好处地给予原住居民和四方来客足够的舒适与惊喜。
沙溪镇住建局副局长杨富宝在接受“记录中国”团队采访时表示,“我们追求的是一个保持生活状态的小镇,不追求高强度的商业化,这也是因为文化情怀。”

在层层叠叠的白族传统民居中间,还隐藏着一家实体书店——先锋书店。2020年5月,南京先锋书店在沙溪开办了它的第五家乡村书店,创始人钱小华先生多次提到乡村书店是一项“充满实验精神的事业”。

“乡村书店希望构建的是专属于当地人的公共空间,最好与当地的建筑和居民都没有距离感。”沙溪先锋书店年轻的店长刘雅婷说。

在独立书店举步维艰的时代环境下,一座过去的粮仓拔地而起成为真正的精神食粮的宝仓。沙溪站立在岁月中不被打扰的模样,打败了喧闹的集市、商业化的氛围,迎接了八方游客,延续着一方宁静。

沙溪先锋书店内景。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王宇景 图

沙溪的夜色降临得很晚,但似乎专属夜晚的宁静却到来得极早。晚上十点,街上的灯就三三两两灭了下去,这样的节奏在繁杂的当代社会中分外少见。

这是每一个到沙溪的游客都可以亲身体验到的生活图景,同样也是“宁静沙溪”备受追捧的重要原因。李强表示,沙溪不是传统的休闲景区,“核心区的寺登街上自始至终也没有酒吧和KTV等店铺入驻”。

沙溪对旅游业态的控制,不仅体现在对经营类型的限制,同样渗透到了具体而微的细节中,比如“寺登街的核心区域不允许导游使用话筒”。因此,其他景区随处可见的旅行社的彩旗和喇叭、几十号人的叽叽喳喳以及蜂拥在地标建筑打卡的现象在沙溪并不曾有机会出现。

据多年经营咖啡馆的杨林祥观察,众多游客慕名前来沙溪,从来不是为打卡名胜古迹,他们大多只想在小镇里安安静静地住上一周半月,因而,“沙溪常住的顾客多,回头客更多。”

来自上海的游客小江表示,在来到沙溪的第一个晚上,她就把原本订了2天的民宿追加到了5天。“沙溪很古朴、宁静和原始。”寺登街晚上稀疏而不刺眼的灯光让她印象深刻,“灯不是很亮,不会妨碍我们正常的照明和出行需求,但却维护了沙溪夜晚安静恬适的氛围。”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古镇,流水繁花,烟笼人家。沙溪的安静和纯粹,让即便是突然闯入沙溪的外来人,也会被沙溪的独特所吸引,找到此心安处。

沙溪安静而纯粹,让人觉得随时融入这一方土地上的生活并不困难。沿着核心区的寺登街一路前行,沿街分布着咖啡馆、餐厅和客栈,夹杂着几家卖民间手工艺品的小店,却听不到叫卖声。游客三三两两地经过,耳边尽是他们踏在青石板路上的清脆脚步声。街边小店外,一些食客正悠闲地谈笑风生。广场上围站着茶余饭后的人们和踢毽子的当地孩子,太阳跌入暮色才逐渐散去。

依靠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和延续千年的历史底蕴,沙溪旅游逐渐形成自身特色,但看似光明顺畅的旅游业发展“坦途”上,却也同样存在人们难以忽视的挑战。

应对挑战

21世纪前的沙溪一直像一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在经历复兴工程并逐渐开始为世人所知之后,才逐渐有人来到这里。在没有高速公路的时代,唯一一条从沙溪通往剑川县城的盘山公路需要驾车数小时,高铁站和机场更是远在千里之外。

鹤剑兰高速公路今年年底即将通车,对沙溪来说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鹤剑兰高速公路是云南省地方高速公路网规划“五纵五横”布局方案中重点工程之一,沙溪支线路线作为项目重点工程之一,建成后将彻底改变沙溪山路十八弯的行路难问题,助力沙溪古镇进入高速时代,对沙溪全域经济旅游的发展至关重要。

“高速公路开通以后,可能面临客人留不住的问题。但另一方面,留下来的客人都是更喜欢沙溪、更能融入沙溪的,也会有更深入的体验。”在杨富宝看来,开通鹤剑兰高速是沙溪发展必经的“阵痛期”,高速公路不仅是往来车辆到沙溪的必经之路,也是沙溪发展必须要走的道路。

李强也对“记录中国”团队坦言,高速公路通车,这不仅代表外地游客“来得快”,也意味着他们可能“走得快”。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随着旅游行业的升级换代和游客需求的不断提升,沙溪的古戏台和青石板路的吸引力可以持续多久还未可知。“在这种情况下,唯有规划先行,在擦亮既有旅游资源名片的同时,全力挖掘沙溪旅游新的‘闪光点’,让应对方案走在市场变化前,才能真正‘让游客留下来’。”

沙溪傍晚宁静的玉津桥。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赖桐桐 图

李强在采访中多次提到,“闪光点”的打造最重要的就是沙溪旅游规划中的“核心”原则不能变,这是沙溪的特色更是底色:寺登街等核心区域坚决不发展现代化娱乐设施,以保持宁静氛围和茶马古道风貌为主,核心区域对噪音实时监测,不允许使用扩音器,也不准经营吵闹的KTV、酒吧等店铺。

与此同时,沙溪则在核心区外围的其他地方发力完善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娱乐项目,提升游客吃住行游娱购的旅游体验。

“记录中国”团队注意到,沙溪在核心区域外已经开始全面布局旅游业态:南边是正在建设的游客服务中心,高速公路通车后,所有前往沙溪观光的游客都需要在此先行集中,再分散到各处景点;服务中心旁,有不少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娱乐场所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黑潓江漂流、自驾车营地、热气球上俯瞰沙溪坝子……这些规划中的项目,正符合了年轻人喜爱新鲜刺激的旅游取向。

李强还谈及,目前沙溪已经拥有了258家民宿客栈,2500多个床位,未来还会继续加强规划以容纳节假日蜂拥而至的客流;伴随着年底高速公路通车,即将开放的游客服务中心将分散部分交通压力,游客服务中心的大型停车场可容纳超过400辆车辆,解决游客停车的困难;沙溪特色小镇的业主单位也将为游客提供运送行李服务;沙溪还将投入大量自行车、电动单车和电瓶观光车,满足游客的出行需求。

此外,沙溪相关的文创产品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先锋沙溪白族书局作为一家“开在村子里的书店”,除了浩如烟海的书籍,融合了白族文化中“瓦猫”、“甲马”等元素的冰箱贴、笔记本等文创产品同样吸引着人们的目光。店长刘雅婷透露,目前,文创产品的利润在书店总利润中占比已经过半。

另外,沙溪还致力于打造智慧小镇、数字小镇,以期实现从政府监管、企业经营到游客需求的无缝对接。

“结合省里正在做的‘一部手机游云南’App信息平台,我们也做了一些尝试,还有几个项目是全省标杆性的。”李强介绍,“比如寺登街古戏台的AR再现,生动还原当时的盛景;还有全大理州第一个刷脸入园的酒店,游客在App上预订以后,在门口刷脸就可以进入房间;发射塔、5G通讯基站也在建设,还有27个5GWiFi,方便游客及时传输照片、文字;此外,通过专业仪器对空气湿度、河流污染状况实时监测,平台上随时都可以调看。”游客们还可以通过“游云南”App给土特产等商品下单,“游云南”与京东帮助打造的“剑川2188”网站一起,成为沙溪产品销售的重要线上渠道。

“茶马古道上最后一个古集市”作为沙溪的金字招牌,也将被进一步利用起来。

沙溪计划筹办茶马古道体验馆项目,目前正在收集陈展实物,准备项目开标,预计明年年初可以对游客开放。体验馆建成之后,游客可以通过裸眼3D技术,亲身体验在高山野岭中骑马的感觉,切身体会曾经的马帮如何拖着盐巴、茶叶深入西藏腹地,历史文物等旅游资源被重新发现、赋予了更新的含义。

疫情防控期间,沙溪在提升游客线上体验方面同样作出尝试。比如邀请网红直播和拍摄宣传片,建立“网咖实验室”,让因为疫情无法实地前来的游客在线上感受沙溪魅力。
沙溪也正通过更突出本地特色和可持续的旅游产业发展惠及当地居民,帮助乡村民众获得更多的收入和更高质量的生活。

当地民众售卖的土特产品。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赖桐桐 图

房屋出租、民宿客栈、餐饮休闲、土特产品,沙溪旅游业的发展给当地居民拓展了更多收入渠道和工作岗位,“本地人是非常受益的,我们都在享受旅游所带来的生机。”剑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高志成谈到,“有一位外地人投资开了一家玫瑰园,用种植的玫瑰加工制作玫瑰饼、玫瑰露等等,聘请的工人辐射到了周边好几个行政村,提供了很多务工机会。”
沙溪镇副镇长赵爱春表示,旅游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外地投资和商家,不光带动了本地就业,也带来了许多先进理念和经商经验。本地人可以从中学习,进而结合当地特色发展自己的生意,比如火腿、马帮菜这些当地白族特色美食,原本只在当地居民中食用流行,后期经过宣传改良成为沙溪知名的打卡特色菜。
从国际市场转移到国内市场,从民宿为主到发展全域旅游,从寺登街的修复到整个剑川县乃至云南省的规划,沙溪的发展仿佛乘了火箭,但同时也平平稳稳地守住了前进的每一步。
时代的发展要求沙溪迅速地调整姿态面对新局面。面对挑战和机遇,沙溪与时俱进,从开展沙溪复兴工程到打造国际特色小镇,每一阶段都在蜕变。但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各地的从业者,都始终守护着当地的马帮文化、古建古籍、田园风光和宁静氛围,以真诚的面貌迎接八方来客。

文章分类: 城事
分享到:
寻找你未曾相遇的风景

寻找你未曾相遇的风景

热门县市